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

2018-12-17 20:37 浏览:167 A+ | A-

在“禹步——第12届上海双年展”期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官方公众号“烟囱PSA”将与观众朋友们分享媒体报道,包括专访、展评与专文等,以期为大家提供不同的角度,深入了解此次展览。展览开幕前,主策展人夸特莫克·梅迪纳(Cuauhtémoc Medina)接受了《ArtReview Asia》的专访,他在对话中阐述了自己的策展构想。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


原文由林昱采访并撰文,首发于《ArtReview Asia》2018年冬季刊。中文版本由金晶翻译,首发于《ArtReview Asia》微信公众号ARAsia。


当代政治最危险的特征之一是对另一种政治的恐惧和排外情绪的重新出现,这两种情绪跟一种保守的假设有关,即我们似乎可以倒退回一种纯真无暇的岁月。这个展览感知到了这些,点出了这种踯躅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这里面所蕴含的“前进”还是“后退”恰是艺术家用作品来探索和理解的东西。


《ArtReview Asia》(后文简称ARAsia):第12届上海双年展的题目是《Proregress》,结合了“前进”与“后退”,摘自美国诗人、画家E. E.卡明斯(E. E. Cummings)在写于1931年的诗歌《Helvessurling out of eakspeasies per (reel) hapsingly》中所创造的一个词,有一种文字游戏的意味。语言在你的思维方式中占据着特殊的位置吗?


夸特莫克·梅迪纳(后文简称CM):是的。我不断地研究那些自己使用过,或者发现别人也使用过的概念。我非常清楚,词汇会生产出社会互动的方式。“Proregress”是一个诗意的动作,一种标记行动的时刻。


ARAsia:在中文里,双年展的名称被翻译成“禹步”,这个词其实原本意味着中国古代道教仪式中的一种神秘舞步。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词的?它又是怎么被翻译过来的? 它对阐释本次双年展的主题有什么作用?


CM: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的双年展团队从一开始就觉得,其实并没有一个万全的方式,能把一个诗人在上世纪30年代的生造词精准翻译出来。如果照字面直译的话,感觉既粗糙又僵硬。因而我们开始寻找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与其说是翻译,不如说是寻求一种相似的概念。“禹步”含有一种来回往复的概念,暗示了一种错位关系,它就象征着这种非线性的展开方式。


弗朗西斯· 埃利斯,《冲撞》,2005,九频彩色有声影像装置。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弗朗西斯· 埃利斯,《冲撞》,2005,九频彩色有声影像装置。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

 

弗朗西斯 · 埃利斯,《排演 1》,1999-2004,影像。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弗朗西斯 · 埃利斯,《排演 1》,1999-2004,影像。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


ARAsia:一位修行道教的朋友告诉我,“禹步”在道教中其实不仅没有消亡,反而仍旧是一种流传至今的传统,这表明神秘主义仍然存在于现代性的表面之下。你会在本届双年展的内容中涉及到神秘主义,或是其他不完整的现代性样式吗?


CM:不,这次展览没有特别强调任何古代传统。恰恰相反,它反映了当代艺术作品和情感如何涉足当前历史矛盾心理的主题。现代化进程的加速让人们对历史的单一进程产生了疑问。

 

ARAsia:在西方,东方哲学常常被认为可以替代现有的二元思维。但在当代中国的本土语境中,对传统仪式的援引,比如“禹步”,也可以被视为一种文化保守主义的表现形式。


CM:这个展览以及随之而产生的文字,并不承载着神秘的幻想。当亚洲社会融入全球经济和社会结构时,引发了一个戏剧性的转型过程,也为批判性思维提供了机遇。此次展览的中文标题,是主办方PSA中国同事的一次尝试,目的是在中文语境下解读展览概念,而这个概念是由一位来自拉丁美洲的客座策展人所提出的。我的感觉是,诉诸古典思想在这种情形下显得特殊又神秘。我知道,当前的中国正面临如何回归某些传统的问题。自然而然地,像其他社会所遇到的情况一样,这种触碰应该是多样和有争议的。比如在艺术家姚瑞中2016年的摄影系列《巨神连线》中,艺术家拍摄了至今仍存在的中国台湾寺庙的神像,用以评论一个在持续现代化进程中试图复兴传统的社会。当代文化中,我们与过去的交集不断变换着意义,这种例子很常见。我希望这个展览的标题和它所内涵的隐喻会引发一些互动,激起一些与你所暗示的偏见所相反的理解。


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姚瑞中,《巨神连线》,2016—2017,摄影、影像。第12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项目,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

姚瑞中,《巨神连线》,2016—2017,摄影、影像。第12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项目,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


ARAsia:世界各地的双年展经常会委任国际策展人,这其中有一个关于文化转换的问题,涉及到对全球主义和地方主义等问题的理解。这是你工作中的一部分吗?


CM:文化互动有相当复杂的难度在里面。事实上,有时在“文化领导权”的意识下,南半球/非西方语境下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很难不带成见地参与这些互动。但当代艺术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挑战这种“文化纯粹”的期许,挑战这种“预防北约国家之外的作品主张成为当代思想投射”的逻辑。我们保持“文化领导权”的一个微妙的方式是暗示,为了批判和隐喻的目的,我们能自由探索的唯一传统是古希腊或亚伯拉罕宗教,而其余的神话和文化就则会被斥为仅仅是一种援引自神秘主义的“偏差”,不能被现代文化生产者使用,除非是为了恢复某种乌托邦式的东方幻觉。

 

然而,对我们大家来说,被全球化激发的这种在文化、地区、移民群体之间产生的误读,并不是一个“恶灵退散”一般的“问题”,而应是一个文化实践的重要条件,一个承载思辨思想和多样情感的机遇。换句话说,这个展览就假定我们需要将双年展作为手段,去鼓励观众发展一种更多样的文化形式,这种多样性又会反过来使得文化茁壮成长。当代政治最危险的特征之一就是对另一种政治的恐惧以及排外情绪的重新出现,这种情绪跟一种保守的假设有关——好像我们可以回到纯洁的、理想主义的过去——这个展览点出,这种踯躅其实表明我们正处在前进和后退之间,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而今天的艺术家正致力于用作品探索和理解它。


费尔南多· 桑切斯·卡斯蒂略,《摆荡》,2018,装置。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费尔南多· 桑切斯·卡斯蒂略,《摆荡》,2018,装置。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

 

ARAsia:在你为双年展所撰写的前言中,你描摹了历史上的矛盾心理。你能在当今的艺术(和艺术行业)的背景下对此进行扩展吗?

 

CM:这次展览的前提和论证在策展团队选择艺术品和参与者的问题上起了引领的作用。而这些前提和论证本身也界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现代社会已经面临着一个危机临界点。这种困境是因为全球资本主义的加速转型与特定的历史功能观念所导致的。因此,艺术作品构建的空间使我们得以重新思考自己和许多关键问题之间的连结。对我来说,与其说艺术作品是矛盾的,不如说我见证了这个时代的矛盾。

 

展览中的作品具体证明了这一点。当Amalia Pica在探讨与类人猿的交流时,当Ursula Biemann和Paulo Tavares观察了一个巴西丛林而不单单是它的法定居民后代时,他们都是在观察自然与文化之间的差异——现代社会的的二元性思维方式因此摇摇欲坠。小泉明朗最近跟法国的年轻移民一起做的一个作品, 通过身体语言表达了她的担忧和希望;而委内瑞拉艺术家Alexander Apostol则强调了“革命已成为肥皂剧,就像它们所代表的那些事情一样”。通过这两个作品,他们都观察到当代政治正不断产生新形式的压迫。他们每一位艺术家都在试图论证,文化生产必须始终直指其污浊的领域,以及发展新文化批判在今天的必要性。这都标志着我们亟需观察这个时代的矛盾。


亚历山大 · 阿波斯托尔,《剧中人》,2017-2018,数码摄影装置。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亚历山大 · 阿波斯托尔,《剧中人》,2017-2018,数码摄影装置。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


ARAsia:最近,大家也或许会质疑双年展和艺术机构是不是真的有效。有些人想知道这二者是否扮演了一个真正有用的角色。你如何用你在上海双年展的工作回应这个问题?


CM:我不认同这些抱怨。它们之中的有些是出于一种保守的怀旧情绪,对简单的工作室-画廊模式怀恋不已。这种模式定然排除了世界上90%的艺术家和艺术观念,并把“艺术史”的生产者局限在北约国家的男性现代艺术家身上。

 

甚至有些双年展的组织者们也贬低他们口中的“双年展艺术”,似乎这种全球视野和委约创作的结构、这种关注全球问题的艺术家和作品,要比那些在工作室跟藏家们开心互动的模式更容易批评似的。而我的看法是恰恰与之相反的,双年展的角色在我看来极其锋利——它们仍然迫使艺术家、策展人、观众、政府组织从他们的舒适地带走出来,使他们因此不得不努力去理解和欣赏在他们原先理解范畴之外的其他文化形式,这有助于我们学习如何在这个多样的世界中掌握多样的文化。

 

同样,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复杂性还涉及到处理特定的话语限制。例如,某些社会以开放或含蓄的方式去压制艺术和思想——仿佛通过施加这些控制,他们可以控制社会的挑战和转变。双年展和一些艺术机构应是创建和重建社会的中心,这个过程就包括把批判性思维当成是社会目标的关键,而不仅仅是去调节一致和稳定,或仅仅去追求资本生产。

 

ARAsia:举办双年展可谓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因为实际操作层面的问题或者自我反思而改变想法吧。你最初的理解到现在发生过什么变化吗?

 

CM:每一届上海双年展都只有一年的准备时间,另外可能因为在中国工作经历从很多方面看都很有趣,因此似乎还没来得及开始自我反思。然而,我们作为一个策展团队(与神谷幸江,Maria Belen Saez 和王慰慰一起),确实改变了展览的最初结构。一开始我们是考虑根据四个特定问题来构成特定的分组结构,现在虽然部分结构被保留了下来,但我们改变了原来的小标题,转而借用了从E. E.卡明斯的诗中的意象和短语。这不仅让诗歌的力量激发了整个展览的概念,也有助于防止观众的注意力被操控。也就是说,我们创造了一个更流畅的文本和论述结构,并使其贯穿整个展览。当然了,作品和创意在中国具体环境中的实施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经验,也给策展团队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本质上,我们最初提出的构想已经达成。

 

ARAsia:这次展览中会有很多新的委托作品和项目吗?它们分别在你的策展结构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CM:鉴于本届双年展的筹备时间很短,我们很幸运拥有了这样一种作品组合:其中有些当时正在创作的作品完全适合这个展览;有些是我们认为绝对有必要放进展览的已完成作品;还有一些全新的委托创作,是从艺术家对于项目的构思基础上发展而来。这其中,委托创作的作品主要是聚焦于观众和展览的邂逅,这是本次的核心主题。例如,西班牙艺术家Fernando Sanchez Castillo于2018年创作的一件新雕塑“摇摆理论”(Swing Theory)着眼于纪念性雕像的模式;杨福东也将带来一个新项目,以探讨电影舞台上的可见性空间;智利艺术家Voluspa Jarpa则有一个新的装置作品,是关于情报档案中被审查的文件。另外,双年展也为一些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延续其长期项目的机会:来自香港的艺术家组合C&G(Clara & Gum)就延续了她们2014年作品“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不重要”(Not as Trivial as You Think)所使用的创作方法,叩问了上海的艺术史;另外Pablo Vargas Lugo则将以上海在下一个千年中可能会出现的日食为主题,为他的“日食” (Eclipse)系列增加一个新作品。


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博路斯帕· 哈尔帕,《纪念碑》,2018,装置。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博路斯帕· 哈尔帕,《纪念碑》,2018,装置。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


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C&G,“上海‘床下底’艺术常识问答比赛”现场,2018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剧场。


杨福东,《是的,必经之路》,2018装置、行为表演、影像。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杨福东,《是的,必经之路》,2018装置、行为表演、影像。第12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


ARAsia:除了展览中的作品,这次双年展还将呈现其他类型的作品或活动吗?

 

CM:作为双年展的延伸段,另一些展览也会在上海的其他场所举行。我们还将与复旦大学哲学系合作,在开幕的那一周周末邀请参展艺术家和学者开展一场研讨会,讨论由展览引出的一系列问题。


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伊沙伊·胡希德曼,《普鲁士蓝》系列作品。第12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项目,上海油罐艺术中心。,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伊沙伊·胡希德曼,《普鲁士蓝》系列作品。第12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项目,上海油罐艺术中心。


/ 关于《ArtReview Asia》


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ArtReview Asia》创立于2013年春天,是1949年成立于伦敦的国际老牌当代艺术评论杂志《ArtReview》的姐妹刊物。自创刊以来,《ArtReviewAsia》继承了《ArtReview》杂志的精神,以连接当代艺术和读者为己任,在杂志形式内外,针对亚洲市场,以独特的亚洲视角,关注亚洲及全世界的艺术现场,并为艺术家、评论家、作家、电影创作者、漫画家以及亚洲话语的探索者,提供展示、讨论与创作的平台。


相 关 展 览

禹步——第12届上海双年展,PSA转载 | 夸特莫克·梅迪纳:回归是文化困惑期的一部分,一部分,PSA,夸特,困惑期,莫克·梅迪纳,双年展,上海双年展,ARAsia,装置,亚洲

禹步——第12届上海双年展

The 12th Shanghai Biennale: Proregress

展期:2018年11月11日至2019年3月10日

主场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1、2、3楼、烟囱

城市项目地点: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上海油罐艺术中心、补时、上生·新所、思南公馆、塞万提斯学院

主策展人:夸特莫克·梅迪纳

分策展人:玛丽亚·贝伦·赛斯·德伊瓦拉、神谷幸江、王慰慰

展陈设计师:弗里达·埃斯科维多

主视觉设计:Thonik

票价:30元


“禹步”, 源于中国古代神话的神秘步伐。主策展人梅迪纳认为,这个充满动能的步态喻示了纷繁复杂时代中艺术作品的价值和给予人们的启示。策展团队认为,“第12届上海双年展所呈现的项目与作品,正视了世界各地艺术家的躬身力行,他们试图借助感性的知识生产和对文化角色的疑问,对当下及过去展开批判性研究。”本届上海双年展共有26个国家的67位/组艺术家参展,其中中国艺术家20位/组,亚洲艺术家31位/组。本届双年展亦是上海双年展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展出拉丁美洲当代艺术家的力作。






阅读原文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